Digest-9808-01.jpg窮得有品味

作者: 亞歷山大.封.笙堡

出版社:商周

【書摘】

就我個人的情況來看,其實蠻慘的。雖然只是個小家庭,但除非每個月都有固定收入,否則怎麼養家活口呢?即便如此,我還是很努力地在幫公司找藉口--其實這也不難理解,時機這麼壞,還有哪家公司負擔得起培植新進員工呢?於是,我決定用自我解嘲的方式接受我的命運--等著被裁員吧。但突然間,我有種很深的覺悟:這應該是我生命中的關鍵時刻,我要把握機會,讓自己--千古流芳!在離職前的最後幾個禮拜,為避免露出半點對「命運不公」的哀怨,我刻意表現得非常輕鬆愉快。而且,我還一反常態地戴起了蝴蝶領結,甚至每天戴;如今很少人這麼做了,只有幾個年長的同事還在堅持。在我最後一次踏進編輯部的那一天--啊!那竟是個陽光璀璨的美好秋日--,我把屬於我的所有痕跡,丁點不留地從我的辦公室裡抹去:我把剩下的最後一盆盆栽送給了董事長秘書,盼她悉心照料。然後再一間一間地,逐一向所有同事道別,並順便提醒他們:我可是把辦公室整理得「一塵不染」後才離開的喲!

裁員大樂透

對我們這批被資遣的人而言,世界突然間變了,「未來」跟原先預期的完全不一樣。於是,大多數人認為,公司對我們真是「太惡劣」了--先是把我們像寶一樣捧著,然後又棄之如敝屣!嗯--關於這個嘛,雖然這是我生平頭一遭,也是截至目前為止唯一一次被裁員--基於個人的經驗有限,我的看法或許不太具有公信力。但是,我還是覺得,公司「並沒有」特別虧待我們。真正惡劣的做法才不是這樣呢!在那些所謂新自由主義的國家裡,比方說英國啦,法律並沒有明確規定資方該怎麼通知員工「他被裁員了」。於是,倫敦一家保險公司,只用手機簡訊就叫員工滾蛋。另一家公司更有創意,而且還效率卓著:他們乾脆啟動警報系統佯稱火警。驚慌失措的員工全數自動離開座位,聚集在辦公大樓前。接著,奇妙的事發生了,所有被裁員員工的晶片都失效了,再也不得其門而入--此舉堪稱是裁員中的經典之作啦。另外,美國一家投資銀行也很妙,他們在旗下的倫敦分行舉辦了一次「樂透抽獎」:抽到「○」的人,就必須自動離職。

被裁員,無論如何都讓人不舒服,但若要說到做法親切委婉,我們公司肯定算是「頂級文明」的了。首先,我被邀請到主管的辦公室去,舒舒服服地坐在他柔軟黑亮的皮沙發上,然後靜靜聽著他口沫橫飛地對我再三保證:失去我是公司「多麼大」的損失。接下來幾星期,沒被裁員的同事都對會我異常客氣,友善地就像--醫生已正式宣布我罹患絕症。令人驚訝的是,除了同事以外,其他人也開始對我另眼看待。在總統舉辦的夏季餐會上--這是我最後一次代表報社出席採訪,我正打算要好好大快朵頤一番,連那平常看都不看我一眼的柏林市長,也老遠對我投來「哀悼的眼神」。

其實,所有走在柏林街頭的人都心知肚明,裁員風將一波波襲來。那些象徵著九○年代繁華與熱情,由建築大師一手打造出來的玻璃辦公大廈,如今都高掛起「辦公室出租」的招牌,下面還附了一行小字:「價格優惠」。到底有多優惠?許多房東為了不讓房子空著沒人氣,甚至願意將四壁蕭條的辦公空間免費提供給那些付不出房租的窮老闆。

gin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