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的森林  書摘

我喜歡的篇章,文字片段,場景及對話

nowegian2.jpg 

  

***********************************************************************************

挪威的森林   村上春樹  

上冊

3

(+直子)

到了秋天結束,冷風吹過街頭的時候,她常常會把身體靠近我的手臂。透過厚厚的毛大衣料子,我可以微微感覺到直子呼吸的氣息。她挽著我的手臂,或把手插進我大衣口袋,真正很冷的時候,她會緊緊抓著我的手臂發抖。但也只不過那樣而已。她的動作並不意味著更多的甚麼意思。我雙手依然插在大衣的口袋裡,和平常一樣地繼續走。因為我和直子都穿膠底的皮鞋,因此幾乎聽不見兩個人的腳步聲。只有踩在路上的大片懸鈴木落葉時才會發出喀滋喀滋脆脆的聲音。一聽到那聲音我就覺得直子很可憐。她所要的不是我的手臂而是某個人的手臂。她所要的不是我的溫暖而是某個人的溫暖。而我是我自己的這件事,總令我有種內疚的感覺。 

ap_F23_20080317102237847.jpg Jill:

想像一下這段的畫面~有踏著落葉得喀滋輕脆聲音,有好冷的冬景~2人內心各自的空洞,說的雖然是尋求溫暖,但感覺卻更寒冷心更遙遠

 3

(+直子)

隨著入冬的時序她的眼睛感覺上好像變得比以前更透明了。那是無止境的透明。有時直子會毫無特定理由地,像在尋找甚麼似地往我眼睛裡凝視,每次這樣的時候,我的心情就會變得又寂寞又無奈。

3

(+)

「可是對我來說那就是愛唷,雖然誰都不會瞭解我。」綠說著輕輕在我肩膀上搖搖頭,「對某種人來說,所謂愛是從非常微小或無聊的地方開始的噢!如果不從這種地方開始的話,就無法開始。」

3

(+)

我看綠的眼睛,綠也看我的眼睛。我抱住她的肩膀,親了她的嘴唇。綠只稍微抖動了一下肩,但立刻放鬆身上的力氣閉上眼睛。五秒或六秒,我們輕輕地接吻。初秋的太陽將她的睫毛影子照落在她的臉頰上,可以看見那細微地顫抖著。

 ......

那是一種溫柔安穩而且沒有任何目地的接吻。如果沒有在午後的陽光中坐在曬衣露臺喝啤酒觀望火災的話,我那天大概不會和綠接吻吧。我想這種心情也許她也一樣。我們從曬衣露臺一直眺望著閃閃發光的家家戶戶的屋頂煙及紅蜻蜓之類的東西,心情變得溫暖親密,也需在潛意識中想把那以甚麼形式留下來。

ap_F23_20080317102237847.jpgJill:

好寧靜美好的畫面喔

看到文字就能感受秋天午後太陽的暖暖溫度及陽光灑下~落在綠眼睫上的場景...喜歡

6

()

        我順著被奇異而非現實的月光照射下的道路走進雜木林裡,漫無目的地移動著腳步。在那樣的月光下各種聲音已不可思議的方式響著。我的腳步聲簡直像走在海底的人的腳步聲一樣,聽起來是從完全不同的別的方向傳來的悶響。偶爾背後發出喀沙一聲小而脆的聲音。彷彿夜間動物正屏著氣息一直安靜等著我離去似的,那種鬱悶正瀰漫在林間。

        穿過雜木林,我在一個略高啟的山丘斜坡上坐下來,眺望著直子住的那棟房子的方向。要找到直子的房子很簡單,只要找沒有開燈而從窗裡透出微弱搖曳燭光的地方就行了。我身體一動也不動地一直眺望著那微小的光。那光令我聯想到燃燒將盡的靈魂最後僅剩的搖晃般的東西。我真想用雙手圍住那光小心守護,我就像《大亨小傳》中的傑‧蓋茨比每夜守望著對岸微小的光一樣,長久注視著那微弱搖晃的燭光。

 ap_F23_20080317102237847.jpgJill:

文字描寫真優美....

(+直子)

        直子保持同樣的姿勢動也不動一下,她看起來簡直像是被月光吸引出來的夜間小動物一般。由於月光的角度使她的嘴唇影子被誇張了。那看起來非常容易受傷的影子,配合著她心臟的鼓動或心靈的悸動,而一抖一抖地微微動著,看來彷彿正朝夜之黑暗發出無聲的呢喃細語一般。

        我為了緩和喉嚨的乾渴而吞了唾液,那聲音在寂靜深夜顯得相當響亮。於是直子像在說那聲音是某種暗號似的忽然站起來,微微發出衣衫摩擦的聲音跪在我枕邊的地上,一直注視著我的眼睛。我也看她的眼睛,但那眼睛甚麼也沒向我訴說。眼珠澄清到不自然的程度,好像連對面的世界都能看透似的,但不管怎麼凝視都找不到那後面有什麼。我的臉和她的臉雖然只相隔了三十公分左右,但卻感覺她好像遠在幾光年之外似的。

 ap_F23_20080317102237847.jpgJill:

好抽離虛空的感覺...直子像是外星人還是精靈一樣...

6P181開始到P182描寫直子在月光下的身體和徹腦海對過去的一些想法

因內容已超過普級範圍所以不再寫下去

但整個畫面呈現的是很靜謐~優美~加上淡淡哀愁的感覺而完全沒有情色的氣息喔

 

(+直子)

「沒關係!我想也許各種情緒都要更加繼續往外發洩出來比較好,妳也是,我也是。所以如果你想把那種感情往誰發洩的話,就往我發洩好了。這樣我們就可以更互相瞭解。」

「瞭解我,然後會怎麼樣呢?

「嘿,妳還不明白。」我說。「這不是會怎麼樣的問題唷。世上有喜歡查時刻表而一整天在查時刻表的人,或用火柴棒接起來作成長達一公尺的模型船的人。所以世上就算有一個想要瞭解妳的人也不奇怪吧!

「像興趣一樣的東西嗎?」直子覺得奇怪地說。

「要說是興趣也可以。雖然一般頭腦正常的人也用好感或愛情來稱呼這個,不過妳想用興趣稱呼也可以。」

  

8

(+永澤+初美)

「我和渡邊相似的地方是,自己的事情並不想讓別人理解。」永澤兄說。「這點是跟別人不一樣的地方。別的傢伙都事急切地想讓周圍的人瞭解自己。可是我並不這樣,渡邊也不這樣。覺得人家不瞭解也沒關係。自己是自己,別人是別人。」

「是這樣嗎?」初美姐問我。

「怎麼會。」我說。「我不是那麼堅強的人。不是覺得沒有人瞭解也沒關係。我也希望友互相瞭解的對象。只是覺得別人如果某種程度不瞭解我,也是沒辦法的事而已。所以我放棄了,並不像永澤兄說的那樣覺得不被瞭解也無所謂。」

********************************************************************

挪威的森林   村上春樹  

下冊

 ap_F23_20080317102237847.jpgJill:

相較於上冊描述主體是"過去",在下冊中的主軸"現在"之中有更多部分及對話我更喜歡~

尤其喜歡綠的部分

她是個思考,說話和行動都直率又怪異的女孩

但我真的很喜歡這樣的特質...

6

(玲子姐)

「很過分吧?我們是那樣辛辛苦苦,把各種東西點點滴滴堆積起來的。垮掉的時候,真的只是轉瞬間喏。轉瞬間就垮掉了,一切的一切都沒了。」

 ap_F23_20080317102237847.jpgJill:

我深有同感~世事無常….親身的體會。擁有的再多,都可能在一瞬間完全消失

 

(情景敘述:渡邊在阿美寮過夜後之清晨)

        雨到早晨還在繼續下著。昨天晚上不同,是眼睛幾乎看不見的微細秋雨。從水窪的水紋和沿著屋簷滴落的聲音才好不容易察覺是在下著雨的程度。醒來時窗外雖然籠罩著乳白色的霧,但隨著太陽升起,霧便被風吹散了。雜木林和山的稜線逐漸一點一點地露出形狀來。

 ap_F23_20080317102237847.jpgJill: 

又是一段美麗的文字描寫

 

7

(to)

把一切的一切都丟掉,到一個誰也不認識的地方去。你不覺得很棒嗎? 我有時候會想要那樣做噢。非常想。所以如果你忽然帶我遠走高飛的話,我可以為你生一群像牛一樣壯的孩子噢。然後全家快樂地生活在地上滾來滾去。 

 

ap_F23_20080317102237847.jpgJill:

綠的單純真可愛~~

很多人都想丟掉一切束縛遠走高飛吧!

9

(+)

「於是啊,」說到這裡綠啜了一口Tom Collins,剝著開心果殼:「一個人旅行的時候,我一直想起渡邊君的事情噢。而且想到如果你現在就在身旁該有多好。」

「為什麼?

「為什麼?」說著,綠以像探視著虛無般的眼光看我。「你那為什麼,是指甚麼?」

「也就是說,妳為什麼會想起我啊?」

「那當然是因為喜歡你呀。要不然你說還有什麼別的原因嗎?你想到底哪裡有誰會去想跟一個不喜歡的對象在一起呢?」

「可是妳有男朋友,沒有必要想我對嗎?」我一面慢慢喝著威士忌一面說。

「有了男朋友就不可以想你了嗎?」

「不,也不是這個意思--」

「嘿,渡邊君,」綠說著用食指指向我:「我警告你喲,我現在心裡正糾纏著、累積著一個月份左右亂七八糟的東西。非常混亂。所以你不要再說太過分的話噢。要不然我會在這裡哇哇地哭出來,一旦哭出來就會哭一整夜喲。那也沒關係嗎?我會不顧一切像野獸一樣地哭。真的噢。」

 

9

(+)

「我送妳回家。」我說。「回家後好好泡個澡然後去睡覺就會好的。妳太累了。」

「我才不要回什麼家呢。現在回家去也沒有人在,我不想在那樣的地方一個人睡覺。」

「要命。」我說。「那妳要怎樣?

「到這附近的賓館去,跟你兩個人擁抱著睡呀。沉沉睡到早上。然後早上再到附近甚麼地方去吃完飯,兩個人一起去上學。」

「妳一開始就這樣打算而把我叫出來的嗎?」

「當然哪。」

「那妳就不該叫我,應該去叫他出來才對吧。再怎麼想都是那樣才正常啊。男朋友就是為了這個的。」

「不過,想跟你在一起呀。」

ap_F23_20080317102237847.jpgJill:

喜歡就靠近,不喜歡就遠離,

喜歡而硬是要逃避心裡會痛苦;不喜歡卻要硬是被綁在一起更是痛苦

怎樣才能自由地忠於自己的感覺

順應著心中真正的想法去做呢....

 

 

 

9

(直子回信的一部分)

因為你回到東京不在這裡之後的同時,秋意也加深了,因此有一陣子覺得好像身體裡面開了一個洞似的,不知道是因為你不在的關係或是季節所帶來的感覺。

 

10

(綠給徹的字條一部分)

不過我並不是完全在生你的氣,我只是覺得很寂寞而已。因為你雖然對我很親切,但我似乎幫不上你任何忙的樣子。你老是關在自己的世界裡,我叩叩叩地敲門,叫渡邊君,你也只是稍微抬起眼睛來而已,似乎馬上又轉回去了。

 

 

10

(綠+徹)

雨天的頂樓一個人影也沒有。寵物賣場看不見店員,商店和兒童騎乘的遊樂車馬售票口的鐵捲門也關著。我們撐著傘,在淋得溼答答的木馬、庭園椅、貨攤架之間漫步著。我很驚訝在東京都心居然有這樣毫無人跡的荒涼地方。綠說想看望遠鏡,因此我為她塞進硬幣,在她看著時一直為她撐著傘。

屋頂一隅有個有屋頂的遊戲機區,排著幾台適合孩子玩的遊戲機。我和綠在那裏一個像踏腳台般的地方並排坐下,兩個人望著雨景。

「說一點什麼吧。」綠說。「你不是有話要說嗎?」

「我不太想解釋什麼,不過那時候我真的很慘,頭腦恍恍惚惚的。所以很多事都進不了腦子裡去。」我說。「不過不能跟妳見面之後,我才恍然大悟。正因為有妳在,所以我到目前為止才能勉強撐過來。如果沒有了妳,實在非常難過而寂寞。」

「可是你不知道吧,渡邊君?不能和你見面,我這兩個月有多難過、多寂寞?」

「不知道啊,有這種事嗎?」我吃驚地說。「我只想到妳在生我的氣,所以不想見我。」

「你為什麼這麼笨呢?當然是想見你呀,我不是說過我喜歡你嗎?我可沒有那麼簡單就一會兒喜歡,一會兒不喜歡一個人喏。這個你也不知道嗎?」

「這個當然知道,不過──」

「所以呀,我火大了噢,真想狠狠地踢你一百遍。因為好久不見了,結果一見面你居然呆呆地竟想著別的女人,看都不看我ㄧ眼。那我當然火大啊。不過這另當別論,其實一直想是不是該跟你分開一點比較好。也為了讓很多事情更清楚地明朗化。」

「什麼很多事情?」

「我跟你的關係呀。也就是說,跟你在一起的時候漸漸變得快樂起來,比跟他在一起的時候快樂。這樣不管怎麼說,你不覺得不自然,而且不太妙嗎?當然我喜歡他噢,雖然他多少有點任性、偏狹、專致霸道,不過也有很多優點。而且是我第一個真心喜歡的人。不過,你這個人很特別唷。對我來說。跟你在一起覺得非常合得來。我信賴你、喜歡你、不想放掉你。總之連自己都漸漸混亂起來。…….

 

 

10

(綠+徹)

「我需要時間。」我說。「需要時間考慮、整理、判斷。雖然覺得很抱歉,不過現在我只能這樣說。」

「不過你打心裏喜歡我,在也不想放開我對嗎?」

「當然是這樣想。」

綠把身體移開,咧嘴笑著看著我的臉。「可以呀,我等你。因為我相信你。」她說。「不過你要我的時候,只能要我ㄧ個。而且抱我的時候只能想我噢。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非常明白。」

「還有你對我做什麼沒關係,可是只有不能傷害我噢。我過去的人生裡已經受過太多傷,不想再受更多傷了。我要幸福起來。」

 

10

(徹)

……誰能制止得了這個呢?對,我是愛著綠的。而且,我應該是從更早以前就知道了。我只是長久之間一直迴避這結論而已。

 

10

(徹寫給玲子姐的信)

        我ㄧ直愛著直子,現在依然還同樣愛著她。但我和綠之間所存在的東西是某種決定性的東西。而且我感覺那是我的力量所無法抗拒的,我覺得我好像會就這樣一直被往前沖去似的。我對直子所感覺到的是一種極其安靜、優雅、清澈的愛情,而對綠所意識到的則完全是不同種類的感情。那正站起走動、呼吸、鼓動著。而且那正在動搖我。我變得不知道該怎麼辦,正非常混亂。雖然絕對不是在找藉口解釋,但我向來也一直盡可能誠實地活著,對誰都沒有說謊。也一直注意著不要傷害到別人。然而為什麼卻會被丟進這種像迷宮般的地方來呢?我真是完全不明白。

 

10

(玲子姐的回信)

(前略)…..其次是關於你的事。

        我認為你不必把每件事都想得那麼嚴重。能愛別人是一件很棒的事,而且只要那愛情是誠實的話誰都不會被遺棄在迷宮中的。請你要有自信。

        我的忠告非常簡單。首先第一,如果你被叫綠的女孩強烈吸引的話,你和她墜入情網是當然的。或許會順利,或許會不大順利。但所謂戀愛這東西本來就是這樣。既然已經陷入情網,只有順其自然了吧。我這樣認為。這也是誠實的表現方式之一。

……………………………..(中間略)………………………………………………..

    以我個人的感覺來說,綠小姐似乎是一位相當漂亮的女孩子,妳的心會被她吸引,我在讀著信時就可以知道了。而同時你也被直子吸引,這點我很清楚。這種事情既不是罪惡也不是什麼。在這廣大世界裡是經常有的事。就像在天氣晴朗的好日子裏在美麗的湖上泛舟時,天空也美,湖也美是一樣的。請不要再這樣煩惱了。事情即使放著不管也自然會往該流的方向流,不管怎麼費盡心力,人會受傷的時候,就是會受傷。人生就是這麼一回事。雖然我好像在講什麼大道裡似的,你也差不多可以學習這種人生之道了。你有時候太過於想把人生往自己的作法拉近。如果你不想進精神病院的話,就把心稍微放開一點讓身體隨著人生的波浪流吧。連像我這樣無力而不完全的女人有時候都還會覺得活著真棒呀。這是真的噢!所以你大可以變得更快樂更幸福。請你努力變幸福吧。

    當然我覺得你跟直子不能有Happy Ending是很遺憾。但終究誰又知道甚麼才是好的呢?所以你都不用對任何人客氣,如果你覺得可能幸福的話,就捉住那機會去變幸福吧。雖然這只是我憑經驗的想法,這種機會在人生之中只有兩次或三次,如果放過的話也許會一輩子後悔喲。

11

() 在直子死後

    就這樣她的印象像漲潮的海浪般一波又一波地像我沖來,把我的身體沖往奇怪的地方去。在那些奇怪的地方,我和死者一起活著。在那裏直子是活著的,跟我交談,有時也互相擁抱。在那些地方,死並不是終結性的決定要素。在那裏死只不過是構成生的許多要素之一。直子包含著死而依然在那裏繼續活著,而且他對我這樣說:「沒關係,渡邊君,這只不過是死噢,你不用介意。」

     在那些場所我沒有感覺到所謂悲傷這東西。因為死是死,直子是直子。妳看,沒關係呀,我不是在這裡嗎?直子有點害羞似地笑著說。她那習慣性的一些小動作撫慰了癒合了我的心。而且我這樣想,如果死就是這麼回事的話,那麼死也不壞嘛。對呀,其實死並不是那麼不得了的事噢,直子說。死只不過是死而已。而且我在這裡非常輕鬆噢。從陰暗的海浪聲之間直子這樣說。

 

    然而海浪終於退潮,我一個人被留在沙灘。我既無力,又無處可去,哀傷化為深沉的黑暗將我包圍。那樣的時候,我經常一個人哭泣。與其說是哭泣不如說簡直像流汗似的,淚水兀自撲簌撲簌流溢出來。

…………………

    「死不是生的對極,而是潛存在我們的生之中。」

    這確實是真的。我們藉由生這件事同時在培育著死。但那只不過是我們不得不學的真理的一部份而已。直子的死則教給我這樣的事。不管你擁有什麼樣的真理都無法治癒失去所愛的哀傷。不管什麼樣的真理、什麼樣的誠實、什麼樣的堅強、什麼樣的溫柔,無法治癒那哀傷。我們只能走過那哀傷才能脫離哀傷,從中學到些什麼,而所學到的這什麼,對於下一個預期不到的哀傷來臨時。仍然也毫不能派上用場。我一個人孤零零地一面側耳傾聽那夜裡的海浪聲,傾聽著風聲,一面日復一日地一直想著這些。

 

11

終曲

(+)

我打電話給綠,說我無論如何都想跟妳說話。有好多話要說。好多不能不說的話。全世界除了妳之外我已經甚麼都不要了。我想跟你見面談話。一切的一切都想跟妳兩個人從頭開始。

綠在電話那頭長久沉默著。簡直像全世界的細雨正降落在全世界的草地上一般,那樣的沉默繼續著。在那之間我額頭一直抵著玻璃窗閉著眼睛。然後綠終於開口了。「你,現在在哪裡?」她以安靜的聲音說。

 我現在在哪裡呢?

我手依然拿著聽筒抬起臉,試著環視電話亭周圍一圈。我現在在哪裡呢?但我不知道那是什麼地方。看不出來。這裡到底是哪裡?映在我眼前的只有不知正走向何方的無數的人們的身影而已。我正從不能確定是什麼地方的某個場所正中央繼續呼喚著綠。

 

**************************結束*************************************

 

 

 

 

 

 

gin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